巡医释冤案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2-11-17 09:34   1424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..

这日,吴真人巡医路过狮头山下山前社,见村人来往行色匆匆,脸现惊恐。吴真人觉得疑惑,就上前向一老丈打听。

 

 

这老丈上下打量吴真人,见他虽是陌路人,但身背青囊,大概是位郎中,谅说无妨。

 

 

山前社是个山村小庄,昨天下午出了件人命案,县老爷带着忤作、衙役来验尸,教这终年不曾见过官的村民片不惶恐不安?

 

 

吴真人一听,更想知道个子丑寅卯来。于是拉着老丈,请老丈把详细情况说一说。

 

 

这老丈见对方一片真诚,执意要问,也不好再推辞,叹了口气,把详情告诉了吴真人。

 

 

原来这山前社有个孤儿寡母的一家人。儿子张水池于去年底娶了远村的程石榴为妻,过门后夫妻恩爱,婆媳和睦,族人都为张大婶守寡守出了好晚景而庆幸。

 

 

谁知天有不测见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昨于,程石榴趁六月十片,杀了一只鸡,备了肉面、酒礼到社后半山腰的山神庙敬了神。回家后煮了面准备晚餐,先盛了一碗给婆婆吃。谁知张大婶才吃了几口,立即七孔流血当场死去。程石榴一见都吓昏过支。张水池闻讯从田里跑回家,也哭得死去活来,其堂兄张水潭怀疑堂弟媳程石榴不贞,与野子汉勾结下毒杀害婆婆,拉着堂弟张水池到县衙门告了状,县官因是人命关天大事,于今天带衙役、忤作等一班人马前来验尸。

 

 

吴真人越听越觉得此事有些蹊跷,觉得有亲往探看究竟的必要。正想请老丈带路去现场看个水落石出。

 

 

事有凑巧,那知县令在验尸现场,正为人命案该怎么断,急得抓耳挠腮。要说是媳妇毒杀婆婆,那平时婆媳和睦如同母女,且媳妇当场吓昏,又没其因奸杀害婆婆的迹象,要说不是毒杀,而张大婶浑身发黑,并且死后全身浮肿……

 

 

不知是谁消息灵通,在县令一筹莫展时,将吴真人正好巡医过山前告诉了他。县令早听说吴真人是神医,觉得该请吴真人来参与验尸,判断真伪。于是县令就让二名衙役赶快到社口见吴真人,说明县令相请之意。

 

 

吴真人到了现场一看,那尸身紫黑,浑身浮肿,明显是中毒身亡。那是不是程石榴下毒呢?这倒不能随便下结论,应把前因后果弄明白才是正理。于是提出到后山山神庙看看。这时县老爷带着一班人马陪同吴真人来到后山山神庙一看,原来这是一座多年失修的庙宇,又兼在荒山野岭人迹少到,一走入庙门,即有一股腥味呛鼻,这对一般人也许会忽略,而对神医吴真人来说,他马上觉得这庙里肯定有异,灵机一动,就附在县令耳旁说了几句,那县令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

 

一班人马上回到张水池家,县令即让程石榴按前天上庙的过程,准备了一份牲礼,再一次上庙,吴真人和县令及随身一、二衙役身穿便装,暗暗埋藏在庙门外观察。

 

 

程石榴按前天情况准备了牲礼来到山神庙,把热腾腾的鸡、肉及酒礼摆在供桌上,上了一柱香,然后转到门外烧纸钱,就在这时从破屋顶爬出一条有茶盅粗的花蛇,那蛇爬在供桌上空的木梁上正卷着尾巴探着头,吐出红红的蛇信想下来享受祭品,那蛇听到人的脚步声,身子一蜷又钻进木梁夹缝间去了。

 

 

出得庙来,吴真人让县令派人拉来一只狗,把鸡、肉投给狗吃,那狗吃了几口后,立刻汪汪地叫了几声,就地一滚,七孔流血死了。

 

 

吴真人指着鸡、肉对县令说:“现在真相大白了,杀人凶手就是那条大花蛇。”

 

 

县令感激地对吴真人说:“今天要不是大夫的点破,敝县又得多一桩冤案了。”

 

 

真相大白了,县令派人捕杀了那条害人的大花蛇,张水池夫妇也感激地拜谢了吴真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