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针救二命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2-11-17 09:30   1296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..

宋仁宋明道二年(1033年),漳、泉一带瘟疫流行,染病死的不计其数。吴真人为普救众生,背上青囊,带着徒弟,跋涉于漳、泉一带崇山峻岭、阡陌村野之间,采药熬汤,免费治疗,服者无不药到病除。

 

 

这天,吴真人在漳州渔头庙前义诊施药。病者从四邻八乡纷纷赶来就诊。一时渔头庙前成了闹市,庙门口早已经围满了患者。吴真人“望”、“闻”、“问”、“切”断症状开处方,不时还得交待病家怎样煎药,什么时间服药等,就在这个时候,街上传来了一阵锣声,行人纷纷闪道回避,一队队带素的仪仗走过,后边是吹吹打打的鼓乐队,鼓乐队之后就是由八个人扛着棺椁慢慢地走过渔头庙前。

 

 

街边路人悄悄地议论,“多可惜啊,才二十出头就矢折了。”也有说:“到底是官家的少奶奶,连出殡也比别人排场。”

 

 

吴真人不觉抬头一看,只见棺椁过后的路上滴下二、三滴鲜红鲜红的血,不禁脱口喊道:“停下!人还活着,怎么当死人埋呢!”

 

 

这一喊不打紧,送殡的人都愣住了,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吴真人。这时从队伍后边转出一位头戴软巾,身穿布袍的中年人,几步冲上前来,大声问道:“谁说是活人当作死人埋?”

 

 

“我”。吴真人理当气壮地回答。

 

 

“凭什么说棺材里装的是活人?”

 

 

吴真人信心十足地应道:“就凭我医者的眼睛。我看得清清楚楚,滴出的血是鲜红的,这是妇人难产的迹象。人一定还活着!”

 

 

“你敢医?”

 

 

“敢”

 

 

“好”。那中年人立即喝令队列停下,把棺木抬至庙边护厝檐下,一方面派人回县衙禀报,原来这中年人是县里的师爷。

 

 

旁边有几位好心的路人都替吴真人捏一手心的冷汗,悄悄地劝告吴真人另多管闲事,以免惹祸生端,弄不好,轻者挨板子,重者要坐牢的。

 

 

吴真人谢过众人的好意,但还是认为救人要紧。

 

 

说话间,师爷派人禀报的人,已陪着县太爷赶来了。县太爷一不鸣锣开道,二不骑马坐轿,素服徒步赶来。

 

 

见礼之后,县太爷说:“先生既肯定贱内尚活着,想必有起死回生之术。敢先生救治救治,定当厚报。”

 

 

“医者以救世为目的,岂敢图报。”

 

 

这时师爷已让人撬开棺盖,就把“死人”抬出放在棺盖上。

 

 

吴真人当即上前仔仔细细地诊了脉,察看了病人情况,然后从青囊里取出一根银针……

 

 

这时护厝周围墙外早已挤满了看热闹的人,有人乍舌,有人议论:“怪人说怪话,倒要看看他能把死人医活不成!”

 

 

吴真不管闲话人如何议论,他挑出一根很长很长的银针,让县太爷给“死者”解开上衣。他找好穴位,手捏着银针往“死者”胸口扎了下去,不一会,那“死者”长长地叹了一回气,昨眸微微睁开,身体颤动了几下,最后用力一撑,接着“哇、哇、哇”地传出了婴儿的哭声,小孩子产下来了!那“死者”额上渗出一颗颗如黄豆大的汗珠,脸色虽腊黄腊黄,但人已活了过来,开口喊叫了。

 

 

县太爷一见喜出望外,连忙作揖,再三感谢吴真人一针救活两条命的大恩大德。

 

 

原来这县太爷的如夫人只是因难产而昏死过去(即现在医学说“假死”或“休克”),虽因难产时大脑受刺激后,部分麻痹,人失去知觉,但心脏还在微微跳动,所以血滴下来还是鲜红鲜红的。

 

 

吴真人当即又开了一帖药方让县太爷回去按药方取药,让人煎服,连服三帖自然平安。

 

 

过了三天,县太爷为了表示谢忱,让人大吹大擂地送了一块金字匾来,匾上写道“神医吴真人”五个大字。一时间漳郡一带传遍了有个神医吴真人死人医得活。远的百里前来求医问药的更是络绎不绝。

上一篇:单方治奇症
下一篇:神医救少年